鸡腿菇

“你就是李子勋?”年轻男人有个绰号叫刀影
更新时间:2019-10-01 19:53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“兰姐,我觉得激流勇退是最好的归宿,你觉得呢!”恰在这时,沈浪口袋里震动了几下,沈浪不以为意,以为只是手机震动了,但兰姐也感知到了。

  陀螺山,是江北市有名的一座旅游景山,海拔1500多米,距离市区有十几公里远,这里地势险恶,有着崇山峻岭,有着茂密的灌木林,当然,也不乏野兽充斥其间,是一座集天然与人文于一体的复合型高山,它的名字自然是以它山体的形状来命名的。

  沈浪把车停在山脚下,独自一人就往山顶攀爬,如果说陀螺山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一座惊险的高山,要想爬上去,必须借助攀岩绳索来完成,那么像陀螺山这样的险峻的山峰对沈浪来讲,他已经攀爬过不下于千次,在行动小组,每天进行的都是比魔鬼训练还要恐怖十倍的极限运动。

  沈浪咧嘴一笑,暗呼一声,来得好!当即脚底一蹬,身体顷刻间便扶摇直上,同时右手食指高速攒动,须臾间,只见沈浪的两根手指的指缝间幻化出了一段蓝色而又妖艳的电弧,像闪电一般刺破黑暗,像幽灵一般预示死亡。

  “沈浪,动……手吧!能死在……你手里,值了!”刀影趴在地上,气若游丝的说道。他能够败在沈浪这样的高手手里,觉得不冤。即便他心里也知道沈浪身受重伤,但就凭沈浪还能站着这一点,他就已经输得彻彻底底。

  “遵命,我的兰姐大人,介于兰姐大人的表现十分突出,玉面小郎君特批兰姐能够在我的脸上香一个!以示奖励!”

  夜里十一点,江晓敏还没有入睡,她觉得,今天的遭遇真的很倒霉,先是被沈浪无情的戳中硬伤,然后又被人绑架……总之,她的心情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,最可恨的是沈浪那小混蛋竟然爽约,放了她鸽子。

  沈浪轻笑一声,两根手指在眼前那么一晃,就戳中了刀影的腋下的一根软肋,后者身体一软,倒了下去。

  “我要是拒绝呢?”李子勋疾声厉色,两个深陷下凹的眼窝满满的都是坚定,尽管他与沈浪素不相识,但他看得出来,沈浪俊逸不羁的外表下,掩藏了一颗正义的心。

  不管是谁?未征得她的许可私自闯入她的客房,就是极其不理智的愚蠢行为,就得承受住她的巨大的怒火,尽管她一直都是这么做的。

  “既然你想杀我为你师弟报仇,那么,你还在等什么?我今天就站着不动让你砍一刀,如果我眼睛眨了一下,我就是你孙子!”沈浪负手而立,神态翩翩,器宇轩昂,有如神灵初降,凌厉的目光扫在刀影身上,满是同情怜悯。

  “刀影有约,我怎么能不来呢?只是看到你忍不住就想吐槽几句,你那个耍箭的兄弟人品可不怎么样啊?在我手里没过三招就一命呜呼了,希望你能比他厉害一点!”沈浪背手站在风口,晚风掠过那浓密的头发,妖魅不已。

  刀影面目狰狞,仿佛用尽了全身气力,咆哮着冲了过来,那势如破竹的气势不免让沈浪为之动容,这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纸,这是一个视死如归的汉纸,他在用行动扞卫他的尊严。

  江晓敏清晰的记得,洗完澡,她是关了水龙头的!现在里面传出放水的声音,她可不信是水龙头自己流出的水。

  很可惜,江晓敏的威胁并没有使得卫生间里的人束手就擒,反而打草惊了蛇。如果闯入者手里武器,江晓敏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,显然大大咧咧的江晓敏未能意识到这一点。

  “我警告你,再不出来我就报警了!”江晓敏见里边的人停止了放水,连声威胁道。她现在突然有些后悔没叫酒店管理员来了,可是现在如果选择逃跑,还来得及吗?

  “你啊!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采花贼负心汉,专偷女人的心!”兰姐狠狠的打击道,男人,就不能惯,一惯,那骄傲的尾巴就往外翘,于是乎,各种问题都来了。

  咳,咳!沈浪暴寒,兰姐这是要逆天啊!她这是在暗示我么?哎呀,人长得帅就是没办
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