节蒴木属

当年他最后的直播就是在会展中心的街头完成的
更新时间:2019-10-01 19:53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白岩松说,爱是困难的,恨是容易的,不管是出于什么想法,不管怎样不满,都要守住爱的根基,“爱香港,这是十分重要的。”

  时隔22年,2019年7月21日上午,白岩松出现在香港书展“白说:读书、阅人、知时”的讲座现场,他坦言,这次来香港的心情很复杂。前一日他乘坐的飞机因为雷电的关系,迟迟无法降落在香港机场。他的朋友曹景行老师在手机APP上看着无法降落的飞机,心情十分焦急。而久久盘桓无法降落的飞机,似乎是香港近期境遇的隐喻。所幸白岩松的飞机最终降落成功,他晚上十点回到酒店,放下行李后就去逛书展,看到书展的依旧人头攒动,又感到欣慰不已,因为“一个拥有这么多人看书的城市,总还有定盘的东西。理性在文字之中,书中有常识、书中有理性、书中有信仰。”

  白岩松对听众说,中国过去历代读书的权利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所以知识就是财富,1938年《大公报》是最有影响力的报纸,发行量只有八万份。可以说,填饱了肚子之后,现在的中国才进入了一个全民阅读时代。

  白岩松坦言,当年在敞篷车上舀水的间隙,他也会想,未来的香港会是什么样?香港回归十周年、二十周年的时候他都曾来做节目,看到今时今日的香港,他的心情很复杂。但他鼓励听众,在平常的日子累加常识,一切都会好一点。

  白岩松是嗜书如命的人,他曾说过,是成千上万本书成就了他。对于读书,他也有自己的心得。在他看来,朋友圈就是一个人的同温层,信息同质化严重,并不能提升你,而书是凝聚了人类智慧的宝库,所以要读好书,“只有高于你的才会提升你。”

  白岩松说,香港需要好几代人都拥有狮子山下的精神,才能好起来。但坏起来,一代人就够了。放长远来看,22年在更漫长的历史中没有那么长,跟香港之前的99年比起来,不过就是五分之一,而五百年的历史在教科书中也不过就是短短的半页。他勉励听众,面对时事的发展,要有历史的耐心。他相信台湾诗人杨牧的一句诗,“爱是唯一的向导”。

  著名主持人、记者白岩松与香港结识,是从22年前香港回归时开始的。他作为央视直播回归的记者,在1997年7月1日清晨六点,坐在了一辆敞篷的红旗车内,准备向内地亿万观众直播香港回归的盛况。

  “读书时为了读出更好的你自己,越是在资讯没有边界,大家都玩手机,读书越应该成为一部分人自发的选择。将来让你更优秀的是智慧,而不是知识。” 白岩松相信,读书是为少数人准备的,是能够带着人类向前走的。

  22年前,白岩松直播香港回归时,因为天降大雨,他坐的敞篷车被灌满了雨水,他只好一盆盆把水舀出去,皮鞋也能拧出水来。他依然记得,当年他最后的直播就是在会展中心的街头完成的,经过一夜的观礼和庆祝,早上的香港很安静,街头也没有什么人,而四十个小时未眠的他,本来打算闭眼休息五分钟,结果睡了五个小时。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你怎么能说就“算说了“呢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