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北卫矛

宋高宗看了朱熹的《四书注》
更新时间:2019-10-07 13:56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绍兴十九年(1149年)春季,郑樵归还,之后把书房搬迁到夹漈山主峰侧的高山虚谷中,并在夹漈草堂中开始著述《通志》。

  绍兴二十七年(1157年),郑樵写出《通志》初稿,全书共200卷、600多万字。由于王纶贺允中汪应辰等人举荐,郑樵得以入京受到宋高宗的召对。

  现代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吕振羽:史通莆郑著新编,门类略析脉络全。食货艺文颠主次,古今通变叙禅缘。敢提疑伪同知己,忍摭传闻近史迁。未若船山阐理势,广搜博引仰莆田。(《咏史诗八首·郑樵〈通志〉》)

  (注:本故事由广业里62岁的老人柯堵生于1963年口述,由厦门大学郑樵历史调查组的

  在天文学上,郑樵在科学不甚发达之时主张按图观测,使人知天,以行四时,一扫伪《星经》及所谓《鬼料窍》之讹;地理学上,在其特重川源和分水岭的观点比较接近科学,饶有实践意义的。

  在《中国历史研究法》中,作者梁启超说道:“宋郑樵生左(丘明)、司(马迁)千岁之后,奋高掌,迈远跖,以作《通志》,可谓豪杰之士也……史界之有樵,若光芒竞天一彗星焉。”这位比肩左丘明、司马迁并得到梁先生激赞的郑樵,正是南宋史学家,隐居山林、一生与书为伴的布衣学者。1104年,郑...

  《通志》二十略中的《艺文略》、《校雠略》、《图谱略》、《金石略》是郑樵研究目录学理论和实践的总结。其中《校雠略》评述了历代各家目录,总结了自刘向、刘歆以后千余年目录学的实践工作,提出了不同于前人的观点:①在目录的著录方法和范围上,指出不能“只记其有,不记其无”,应将书、图兼书,通录古今,不应遗漏亡佚之书,以便于辨章学术,考镜源流。②在图书分类理论上提出“类书犹持军也,若有条理,虽多而治;若无条理,虽寡而纷”,“若无部伍之法,何以得书之纪”,“书籍之亡者,由类例之法不分”。③在解题和编目上,认为“书应有释者,有不应释者,不可执一概之论”,即使对应释之书,也不能泛泛而谈,提出了“泛释无义”的原则;提倡编次目录要著录全面,一书中如有多种学科,应分别标出名目,编次应分先后。这些从理论的高度阐明了类例可以剖析学术源流的思想,为清代目录学家章学诚著《校雠通义》把古典目录学研究推向高潮打下坚实基础。

  记载郑樵生平的史料有《宋史·卷四百三十六·列传第一百九十五·儒林六》、《宋元学案·卷四十六·玉山学案·忠惠郑先生侨(附从父厚、樵)》、《[康熙]莆田县志》(康熙四十四年修)

  》。《闽书》载有郑樵与野橘的传说,原文为:“仙人岩上有野橘,其实无时,得者瑞之。郑厚、郑樵得之,厚试魁南宫,樵以草泽召。”)

  据说,郑樵在夹漈山上盖了三间草堂,他开始在草堂读书时,山中的乌龙潭出了一个鲤鱼精。这妖精看到草堂上早晚浮现一片瑞云,知道郑樵非比凡人。她经过打探后才知道郑樵身上的小红橘是灵物,凡人戴在身上能避邪,她吃了能增进修为,甚至直接升天成仙,于是她打定主意要吃到那颗小红橘。

  曹勋:博学醇德,名冠闽川。早持文柄,乡社曰贤。士荐于上,白衣登天。一言悟主,得君为尊,撮史成编。开卷百世,褒贬灿然。凤腾鲨举,圭方壁圆。咸谓兹书,《通鉴》后先。(《祭郑编修渔仲文》)

  脱脱等:①好著书,不为文章,自负不下刘向、杨雄。②好为考证伦类之学,平生甘枯淡,乐施与,独切切于仕进,识者以是少之。(《宋史》)

  近代文学家鲁迅:渔仲、亭林诸公,我以为今人已无从企及,此时代不同,环境所致,亦无可奈何。(《致曹聚仁(1933年6月18日)》)

  郑樵很早便发愤要读尽天下的书,但没过多久家里的书就被他读完了,于是他便到兴化军治莆田城里借书看。当时的莆田是全国有名的藏书的地方,方家、林家、吴家都有藏书楼。郑樵到这些藏书家里请求借阅图书,不多久,城里的书他都看遍了。这时,他听人说,城外延寿桥头有一个“万卷楼”,藏书很是丰富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定植穴内上足底肥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小青平淡的看向面前呆傻的年轻人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